决定第XII/22号 海洋和沿海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生态或生物意义的海洋区域 (EBSAs)
2016-02-17
  【背景】
  随着人口剧增和陆地资源的日益衰竭,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将越来越依赖海洋。然而,受过度捕捞、破坏性海洋作业、污染和气候变化等因素影响,海洋生物资源面临严重威胁。因此,为应对海洋生物多样性持续下降的威胁,必须采取合理的措施加强全球海洋资源的管理,促进海洋资源的保护与可持续利用。
  2004年,《生物多样性公约》第七次缔约方大会(COP7)提出了“到2010年实现10%全球海洋区域的有效管理”的目标,并于2006年编制了一套标准用于描述具有重要生态或生物意义的海洋区域(EBSAs)的科学标准。2008年,COP9采纳了上述描述标准,正式确立了全球海洋区域描述具有重要生态或生物意义的海洋区域(EBSAs)的进程。接着,在2010年的COP10上,决议要求公约秘书处组织一系列区域性EBSAs研讨会,开展EBSAs的描述。2012年,COP11对2011年至2012年期间召开的2个区域性EBSAs研讨会的汇总报告进行了审议,并在第Ⅺ/17号决定要求召开更多的区域性EBSAs研讨会,推动EBSAs的描述。
  2014年10月召开的COP12上,“海洋和沿海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生态或生物意义的海洋区域”议题被列为重点议题。经过会议讨论,通过了第Ⅻ/22号决定。
  【决定要点】
  1、通过了2012年7月至2014年4月之间召开的7个区域性EBSAs研讨会的汇总报告,并纳入EBSAs登记册。根据第Ⅹ/29号决定第36段和第Ⅺ/17号决定第12段,要求举办更多的区域性EBSAs研讨会,继续对剩余海洋区域进行EBSAs描述;
  2、鼓励各方采用EBSAs科学标准,开展国家管辖范围以内的海域的EBSAs描述,同时,利用EBSAs登记册和信息分享机制中的信息,开展海洋空间规划。
  3、汲取一系列区域性EBSAs研讨会的成果、经验及教训,并收集各缔约方和其他国家政府的意见,进一步完善EBSAs的描述标准。
  4、鼓励各缔约方采取自愿性原则,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规定,单边地或者双边地对相关管辖区域内的EBSAs开展生物多样性现状进行科学和技术分析。
  5、要求《公约》秘书处联合各缔约方、其他国家政府以及有关国际组织,开展关于运用EBSAs科学标准描述EBSAs有关的方法、技术的能力培训会。
  【决定解读】
  1、区域性研讨会的召开
  2010年,COP 10要求公约秘书处组织地区研讨会,推动EBSAs的描述。截至2014年4月,秘书处共组织召开了9次区域性研讨会。2014年COP12对最近的7次研讨会的成果报告进行了审议,并要求在剩余的海洋区域举办更多的研讨会,去推动EBSAs的描述。因此,公约秘书处计划2015年召开东北印度洋、西北印度洋及相邻海湾地区以及东亚海研讨会。考虑到各研讨会成果报告最终经公约缔约方大会审议,形成EBSAs决议报告,最终提交给联合国大会、缔约方、其他政府和相关国际组织。因此,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东亚海研讨会上开展EBSAs的描述,可能对我国的海洋权益,包括航运、渔业、采矿、石油开采等行业造成一定的影响。特别是对于在南中国海开展EBSAs描述,不可避免地与相关周边国家出现敏感性问题,须谨慎应对。
  2、EBSAs登记册的运用
  2010年,COP 10要求公约秘书处与各方合作,建立EBSAs科学技术信息登记册和信息共享机制。登记册所载科学技术信息将提交联合国大会,尤其是大会的国家管辖范围以外海洋生物多样性养护与可持续利用问题不限成员名额非正式特设工作组。2014年,COP 12会上要求所有缔约方利用登记册中所载的EBSAs科学技术信息,在相关的EBSAs开展生物多样性现状分析及海洋空间规划,以期实现《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部分国家提出反对,表示在EBSAs开展生物多样性现状分析及空间规划已超出公约相关决定授权,系开启新的进程,因此,综合各方意见,决定最终邀请缔约方酌情单独或在区域层面联合对各自管辖范围内EBSAs生物多样性现状进行科学和技术分析。
  3、描述标准的完善
  2005年,《公约》秘书处在加拿大召开研讨会,编制了描述EBSAs标准初稿,包括六个方面:独特性、生命历史阶段、脆弱性、生产力、生物多样性和自然性。在COP8的决议要求下,2007年召开的《公约》亚速尔群岛研讨会上完善并编制了EBSAs的描述标准。2008年,COP 9通过了这一标准,包括七个方面:一是独特或者稀有;二是对物种的各生命历史阶段具有特殊重要性;三是对濒危物种或栖息地具有重要性;四是脆弱、敏感或者恢复慢;五是具有生物生产能力;六是具有生物多样性;七是具有自然性。
  2012年,COP 11决议请求各方在今后开展EBSAs描述工作以及制定保护和管理措施时,应当考虑土著和地方社区的传统知识以及社会和文化标准,并建议加强具有重要社会和文化意义的海洋区域的保护和管理。2014年COP12再次提出将传统知识作为描述符合EBSAs描述标准的信息来源的重要性,将传统知识的使用问题纳入区域性EBSAs研讨班的培训材料。
  4、能力培训
  2010年,COP10会议强调,在沿海和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以及管理方面,需要为发展中国家缔约方,特别是其中的最不发达国家、小岛发展中国家以及经济转型国家召开区域性可持续海洋倡议研讨会(SOI),从而最终建立一个全球性平台,帮助提升各相关方的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能力水平。从以往的EBSAs研讨会的经验来看,开展SOI有助于提高区域性EBSAs研讨会的效率及成果产出。因此,2012年的COP 11和2014年的COP12再次强调,需要在EBSAs的描述上继续开展能力建设,着重为区域性EBSAs研讨会提供描述技术与标准的培训及能力建设。
  随着2015年底全球开阔洋水域和深海EBSAs的描述的完成,以EBSAs为基础的全球海洋生物多样性养护与管理制度的建立将是大势所趋,对目前的国际海底区域管理制度、海洋自由航行制度、海洋遗传资源开发利用以及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制度等产生巨大的影响,进而影响全球海洋利益格局。考虑到发达国家在这一进程中的积极性,不排除他们在联大框架下提出将EBSAs科学技术信息作为未来海洋自然保护区选划的基础。我国是传统海洋大国,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海洋形势,我们应提前做好应对,通过完善国内工作机制、加强海洋生物多样性基础研究与调查、积极参与《公约》相关的履约和谈判等方面,从我国海洋战略利益的高度出发权衡我国在EBSAs进程后期的利弊得失,最大限度地维护我国的合法权益,降低对我国海洋有关产业、体制的消极影响。
  (供稿: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 卢晓强 2015年11月30日)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主  办: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        技术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信息中心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115号        邮编:100035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091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