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决定XII/21: 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
2016-02-17
  【背景】
  健康是全社会对生态环境问题的终极关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定义,健康是人体的一种状态,不仅指没有疾病或虚弱,而且是生理/身体、心理/精神和社会适应的良好状态。生物多样性为人类提供食物和药物、维护空气质量、净化水质、调控疾病、丰富精神生活、维持宗教信仰等生态系统服务已被国际社会所认知,并体现在千年生态系统评估(MA2005)的相关结论中。
  《生物多样性公约》(下称“《公约》”)早在其第六次缔约方大会上就对健康等生物多样性的非物质惠益予以了关注。2010年通过的《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2011-2020年)》的2050年远景中提到了“健康星球”的概念,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第14项也提出“到2020年修复和保护为人类健康、生计和福祉提供重要服务作出重要贡献的生态系统”。《公约》第九次至第十一次缔约方大会持续呼吁加强与WHO和其他相关组织在健康方面的合作。2010年以来,“通过将生物多样性纳入整个政府和社会的主流以解决生物多样性丧失的根本原因”是《公约》进程的重要战略目标之一。《公约》缔约方会议就增进生物多样性对于可持续发展和人类惠益的贡献,推动生物多样性在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的主流化提出了多项措施。
  2014年7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开放工作组就涉及可持续发展的17大目标和169项具体目标达成一致,作为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核心内容提交2015年9月召开的联合国特别首脑会议通过。其中,多项目标涉及营养、健康和卫生,以及生态系统和人居环境。在2014年10月召开的《公约》第十二次缔约方大会上,“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首次进入《公约》决策机构的视野,并被列为“生物多样性促进可持续发展”主题下的一个议题。经过会议讨论,通过了决定XII/21。
  【决定要点】
  1、鼓励各缔约方在编制国家生物多样性战略和行动计划、国家发展规划和国家卫生战略时考虑生物多样性与健康之间的联系,促进负责生物多样性与负责人类健康的部门和机构之间的合作;
  2、承认“整体健康(One Health)”方式作为一种综合方式处理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这一交叉领域问题的价值;
  3、承认生物多样性促进粮食和营养的跨领域倡议对于生物多样性、粮食、营养和人类健康之间联系的相关性;
  4、强调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的联系同2015年后联合国发展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相关性;
  5、邀请各缔约方审议《公约》秘书处与WHO等机构合作编制的《知识状况审查:连接全球优先事项: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以下简称“《知识状况审查》”)中的信息,以鉴明机会,相互支持执行国家生物多样性战略和行动计划和促进人类健康的国家战略、计划和方案;
  6、邀请各缔约方考虑传统知识和习惯做法对人类健康的贡献;
  7、请《公约》执行秘书在资源允许的情况下编制关于《知识状况审查》的结果报告,以此为基础与相关科学伙伴合作编制一份关于生物多样性与新出现的传染病相互联系的信息综述;酌情开展制订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的指标的相关活动等。
  【决定解读】
  本决定与决定XII/4号“将生物多样性纳入2015年后发展议程”和决定XII/5号“生物多样性促进消除贫困和发展”一道,是《公约》缔约方推动生物多样性在联合国发展议程中的主流化的一次努力。
  鼓励缔约方生物多样性与卫生部门的交流和协调,这是在国家层面推进生物多样性在健康领域的主流化的前提条件。
  首次承认“整体健康”方式,即将人类健康与其他物种和生态系统的健康联系起来的综合方法来处理人类、野生生物和环境之间的复杂关系,将生态系统管理与传染性疾病联系起来,综合管理生态系统、相关的人居环境及家畜,尽可能减少对自然系统不必要的干扰,避免或减少新的病原体的出现,控制病原体在人类,家畜和野生动物之间的传播,以减少传染性疾病,包括动物传染病和以动物为媒介的传播疾病的发生。有研究表明,当今新出现的传染性疾病有60%是人畜共患病,其中又有72%是由野生动物为宿主的病原体所引起,比如2014年肆虐西非的埃博拉病毒,“整体健康”方式提供了一种更为综合的疾病防控理念。
  承认生物多样性与粮食、营养和人类健康的相关性,强调了生物多样性在2015年后发展议程,即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相关性,为推动生物多样性在国际层面健康相关领域和联合国发展议程中的主流化提供了依据。
  邀请缔约方和公约秘书处通过《知识状况审查》支持与政策相关的科学信息跨部门的成果交流,从知识层面挖掘生物多样性对人类健康的联系与贡献,强化生物多样性养护及可持续利用的基本原理,全面反映生物多样性价值,提升人们的意识,为实现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提供认识层面的支持。
  请秘书处“酌情开展制订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的指标的相关活动”,旨在未来条件成熟时对有关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影响开展监测,以便主动管理与生物多样性变化和导致疾病出现和健康状况低下的各种驱动因素,推动《公约》的实施。
  根据上述决定,2015年11月召开的《公约》科咨附属机构第19次会议审议了已于2015年2月正式公布的《知识状况审查》执行摘要。摘要分析了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在多个公共卫生相关领域的重要联系,如水和空气质量、粮食生产与营养、微生物多样性和非传染性疾病、传染性疾病、药品研制、传统医药、心理与生理及文化福祉、医药产品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和对健康的影响、气候变化和减少灾害风险;提供证据说明生物多样性可带来的直接惠益包括健康、粮食安全和营养、能源的提供、淡水和药品、生计以及精神追求等。报告的结论是人类健康完全依赖生态系统服务,进而依赖生物多样性。
  尽管各方对上述报告的结论存在分歧,会议仍然建议《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承认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以不同方式相互联系;强调健康与生物多样性的联系对于执行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重要性;邀请缔约方酌情利用《知识状况审查》,提高对健康与生物多样性联系的了解,酌情处理健康风险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共同驱动因素。
  可见,生物多样性与人类健康议题将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的主流化、与健康相关的国际机构中的主流化、与健康相关的国内部门中的主流化三条途径不断推进。除了《公约》进程外,2016年5月召开的联合国第二届环境大会将开展以“良好的环境,健康的人民”为主题的部长级政策对话。《公约》秘书处正在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及WHO合作编制将提交大会的全球专题报告《健康环境,健康人类》。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框架下,人类健康问题将成为国际环境治理的新热点。
  (供稿: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对外合作中心 王迎 2015年11月30日)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