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约》决定VII/24号
新的和正在出现的问题:合成生物学
2015-02-27

  【编者按】

  2014年10月,《生物多样性公约》(下称《公约》) 第十二届缔约方大会(COP-12)在韩国平昌召开。大会以“生物多样性促进可持续发展”为主题,讨论并通过了36项决定。大会期间,《<生物多样性公约>关于获取遗传资源和公正和公平分享其利用所产生惠益的名古屋议定书》(下称《名古屋议定书》)正式生效,并召开了第一次缔约方会议,审议通过了10项决定。决定一经通过,缔约方即负有履行各项决定的国际义务。

  我国是《公约》最早的缔约方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缔约方之一。履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国际义务,既可推动国内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工作,更是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内在需求。鉴于《公约》及其议定书决定的重要性,结合我国当前和未来履约工作的重点,本刊开设了“公约解读”专栏,介绍并解读《公约》及其议定书的重要议题和决定,增进读者对《公约》及其议定书重要议题和相关决定的了解,为我国参与《公约》及其议定书的谈判和国内履约工作提供参考信息和政策建议。

  【背景】

  合成生物学(Synthetic Biology)是在现代生物学和系统科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融入工程学思想的多学科交叉研究领域。它既是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在分子生物学和基因工程水平上的自然延伸,又是在系统生物学和基因组综合工程技术层次上的整合性发展,被《自然》和《科学》杂志先后评为改变世界的突破性新技术。合成生物学战略应用领域广阔,主要集中在医药工业、生物能源及生物基化学品等多个领域,并在产业化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合成生物学的商业化应用正成为发达国家争先抢占的制高点。2010年,美国杜邦 (Dupont)公司利用大肠杆菌合成了重要的工业原料1,3-丙二醇等。2012年,英国政府宣布提供2000万英镑资金,支持发展合成生物学技术。

  但合成生物学研发的不确定性也引起了广泛讨论。部分群体质疑在缺乏监管机制情况下,合成生物学产物的环境释放可能会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产生影响。英国《合成生物学对话》(Synthetic Biology Dialogue)报告认为,合成生物学研发活动往往忽视长期影响评估工作,政府应当提高科学界担当社会责任的意识和能力。此外,合成生物学有可能使青蒿素等一些药物原料的生产不再依赖传统种植业,导致种植业衰退,而我国青蒿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90%。另外,部分群体担忧合成生物学能够催生生物恐怖主义行为。近年来,已出现几乎不受监管,以开放方式设计和制造生物系统的“生物朋克”(Biopunk)或“生物黑客”(Biohackery),DIY生物学(Do-It-Yourself Biology, DIY-Bio)网络论坛也已创立,这意味着普通人足不出户就能任意创造生物体,这一特点更有利于生物恐怖主义行为的实施。最后,合成生物学的发展还引发了伦理道德、知识产权等诸多争论。

  【决定要点】

  1、首次确认合成生物学问题与《公约》密切相关。

  2、重申合成生物学的科学不确定性,敦促缔约方采取预防性办法处理合成生物学可能导致的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这些方法包括:1)建立与公约规定一致的风险评估、管理程序或监管体系,以监管合成生物技术产生的生物体、组成部分或产品的环境释放;2)在经过适当的风险评估之后,方可核准合成生物学技术产生生物体的实地试验;3)就利用合成生物学技术所产生的生物体、组成部分或产品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潜在影响进行科学评估;4)为合成生物学风险评估相关研究提供资金;5)加强发展中国家针对合成生物学监管的能力建设。

  3、制订了今后推动合成生物学讨论进程的路线图。

  【决定解读】

  该决定是生物技术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缔约方多轮协商后的折中结果。与此前相关决定比较,它进一步确认了合成生物学问题与《公约》的相关性,并对合成生物学的监管问题做出了指导,敦促缔约方建立和完善国内管制机制,提出了较为明确的环境释放风险管控程序。这有助于缔约方对合成生物技术的研发活动展开监管,特别是加强对合成生命体环境释放的管制,但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迟滞生物技术发达国家研发进程。

  我国合成生物学研究起步较晚,近年通过加大投入,将合成生物学研究纳入国家重大科研计划等举措,推动了研发进展,并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是,我国相关管制机制还不健全,主管部门监管能力不强。为避免合成生物技术发展重蹈转基因技术发展中的问题,应重视对合成生物学研发活动相关环境安全评价、社会伦理和风险管控研究在国家重大科研计划中的布局,促进我国管制机制的完善,减轻公众疑虑,最终实现对《公约》相关决定的履行。

  (供稿: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2015-02-27)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