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决定XII/12 (E)
第8(j)条和相关条款:
保护、保存和促进传统知识、创新和做法的特殊制度
2015-07-20

【背景】

       《生物多样性公约》(下称“《公约》”)确认各国对其境内遗传资源享有主权,并把遗传资源提供国公平合理分享因利用遗传资源所产生的利益,即遗传资源及其相关传统知识的获取与惠益共享(ABS)作为《公约》的三大目标之一,要求缔约国采取适当的立法、行政或其他政策措施落实目标的实现。传统知识的特殊制度(Sui generis systems)是指在现行物权和知识产权体系外,为保护、保存和促进各族人民和地方社区体现传统生活方式而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持续利用相关的知识、创新和实践量身定制的一套全新的权利制度。《公约》第8(j)条规定了缔约方应尊重、保护并维持土著和地方社区的知识、创新及实践;获取持有者的同意和参与,使它们得以更广泛应用;鼓励公正地分享因利用传统知识而产生的惠益。2010年,《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获取遗传资源和公正和公平分享其利用所产生惠益的名古屋议定书》(下称“《议定书》”),进一步深化了《公约》创立的获取和惠益分享法律框架。印度、南非、秘鲁、哥斯达黎加、挪威和巴西等国家制定或修改国内的立法,纳入了《公约》和《议定书》确立的遗传资源国家主权、遗传资源及传统知识的“事先知情同意/许可/参与”和“公平惠益分享”等特殊权利。

       权利是法律所赋予当事人享受一定利益的依据,保护、保存和促进传统知识的特殊权利保护制度应当由国家立法确认。目前,这种特殊权利束(Bundle of Rights)被称为“传统资源权”或“遗传资源及相关传统知识的惠益分享权”。权利主体是法律规定的遗传资源及相关传统知识的保有和传承主体(个人、群体或全体公民);权利的客体是遗传资源、与遗传资源相关的传统知识。权利人享有的主要权利包括:

• 保有和传承权,即在原生境保有和传承遗传资源和传统知识及其表现形式的权利(特殊保护因保有和传承行为而获得,亦可因抛弃保有和放弃传承而丧失);

• 事先知情同意权,即知悉并同意他人获取遗传资源或与遗传资源相关的传统知识,并决定其可否将获取的材料和信息进行传播的权利;

• 非原生境利用权,即遗传资源及相关传统知识在非原生境不被歪曲和滥用,无论商业化利用还是非商业化利用;

• 知识创新权,即基于遗传资源及相关传统知识或受其启发进行发明创造、创作,以及从事其他可获得知识产权保护的行为的权利;

• 惠益分享权,即权利人能够公平、公正地分享因利用遗传资源和/或与之相关传统知识而产生的惠益,以及嗣后的应用和商业化所产生的惠益。

 

【决定要点】

       1、承认保护、保存和促进土著和地方社区的传统知识、创新和做法特殊制度对实现爱知生物多样性指标18的贡献;

       2、邀请各缔约方、其他国家政府、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以及土著和地方社区向秘书处提交对特殊制度可能组成部分的见解以及有关保护、保存和促进土著和地方社区的传统知识、创新和做法的特殊制度,包括社区规约和其他形式的法律规定的经验;

       3、敦促各缔约方和其他国家政府确认,支持并鼓励由土著和地方社区制定当地的特殊制度,使其成为国家生物多样性战略和行动计划内的保护、保存和促进传统知识、创新和做法的国家行动计划的一部分。

 

【决定解读】

       该决定延续《公约》缔约方对保护传统知识、创新和做法采取特殊保护制度的进行进一步探索的要求。创设传统知识特殊权利保护制度,可能是自罗马法创设物权、十七、十八世纪英国创设专利权及版权等现代知识产权以来,财产制度史上一重大变革。我国在落实惠益共享制度过程中,可以与其他缔约方、国家政府、国际组织以及地方社区进一步探索这一新的民事权利,并设计相应的法律保护制度,从而为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建构一套强有力的私法保障体系。

(供稿:中央民族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2015年7月20日)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主  办: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        技术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信息中心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115号        邮编:100035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09132号